首頁人文社科文學文學綜合 在大成講壇,講出你的精彩!

作品簡介:

那些情節生動、蕩氣回腸的小說,仿佛是作者用文字建立起來的第二世界,但創建那個世界的最初靈感到底從何而來?

對寫小說懷有熱忱的人,內心好像總會裝滿十萬個為什么:那本書的作者是怎么想出這個點子來的?他們的素材是通過什么方法挖掘到的?我也能像他們一樣寫小說嗎?

如果你不知道如何用想象力連接一個平行但又不脫離我們的世界,不妨先來認識一下其他小說寫作者背后的靈感繆斯,說不定在某一個偶然的時刻,你的繆斯就會悄然降臨……

更多
收起
王君瑤
某雜志社
寄生在手指上的想象力,書寫著驚奇的平行世界

寄生在手指上的想象力,書寫著驚奇的平行世界

小說是寫作者想象力的一種產物,是一場思想上的敘事狂歡。

談到寫小說這件事,有些創作者表示:“一旦創作靈感襲來,潛藏在心中的暗流,就會不受控制般地嘩嘩往外流淌,朝著無法預料的走向,肆意奔流。”

也有一些人則悲催地表示:“我非常想寫,但抓不到任何靈感的尾巴。其中最無奈的情況莫過于連個蛛絲馬跡都看不到,只能對著白紙或電腦屏幕發呆。”

你是否也曾遇到過想寫卻不知寫什么的困境呢?幸好,有些靈感并不是隨機產生的,它可以通過某種天馬行空的途徑被找到。

那么,迷茫又迷惑的時候,到底該從何處尋找寫小說的靈感呢?

這本書或許會為你提供答案。本書收錄了一些小說寫作者們的創作心得,涵蓋他們對寫小說的一些認識、理解以及感悟,希望能夠為你提供一些參考,幫助你度過靈感枯竭的時期。

你會發現,每一個寫作者的背后,都存在著一個或多個平行于我們的世界,那些世界是借助于手指上的想象力而逐漸變得鮮活起來的。

當你開始學著寫小說的時候,你會感嘆,原來在我們布滿塵埃的世界里,還存在另一個平行世界,我們可以通過某種介質,與其建立親密的情感聯系。

而這種介質叫做“想象力”!

在現實與非現實,真相與假象,喜樂與傷悲中,并沒有非常明顯的分界線,它們不斷交叉重疊,或明或幻,構成了一個個令人驚奇的世界。

在尋訪這些小說寫作者背后的靈感繆斯的過程中,你會慢慢地學會傾聽內心世界的回聲,開始以想象力為通行證,在腦海中建造一個又一個平行世界……

在那些世界中,你很不經意的一句話,也許就會撩撥到某些人的心弦。而那一句話,對于另外一些人而言,根本什么都算不上。

但也不要因此而過于懊惱。或許,小說的獨特魅力在于其擁有很多張面孔,不同的人能從中挖掘到不同的價值。

無論如何,用心寫出的好作品不會撒謊。希望你在通讀本書之后,能夠先回歸到內心世界的真實,然后再逐漸地向外部世界拓展,用寄生著想象力的手指,書寫出跌宕起伏而又充滿創意與樂趣的平行世界!

收起
第1章 關于小說構思和創作的二三事導語

有價值的小說自帶一種獨特的美感,從小說中我們可以發現只有小說才能發現的東西。這些東西是復雜而又充滿內涵的,它可以是瑣碎,可以是荒謬,可以探索某種被忽略的意義,可以籠罩著神性,也可以探索人性。每個寫作者為了自己的小說寫作都找到了屬于自己的方法,如果你對寫小說仍是一頭霧水,不妨先來看看他們是如何構思的。

收起
1.小說的標桿就是文本(創作談)
王季明
<正>翁貝托·埃科說:"當我們還不能把某些思考系統轉化為理論時,我們必須借助講故事的手段。"是的,對于少年時代那些至今想來如萬花筒一樣的場景,隨著年齡的增長,愈加歷歷在目,在我根本無力轉化成理論時,我只能用講故事的方式來加以敘述。這樣的故事已經講了兩年,其結果是十多個中短篇小說發表...   詳情>>
來源:《星火》 2014年第04期 作者:王季明
2.語言是小說的血液(創作談)
尚攀
<正>我很慶幸我能寫小說,因為寫小說的過程讓我感覺幸福。這一切都得益于我有一個會寫小說的父親,他總是把他寫小說的心得和一些小說理論在餐桌前滔滔不絕地講給我聽,于是有一天,對于小說毫無所知的我突然覺得大悟,于是,我就寫了第一篇小說《并肩而行》并將它交與我的父親,結果是令人高興的,因...   詳情>>
來源:《山花》 2010年第20期 作者:尚攀
3.現實只是小說的背景(創作談)
溫亞軍
<正>某些讀者的閱讀習慣總以真實性來看待小說作品。在我看來,小說的真實性不取決于作家對現實生活的摹寫到底有多少,而是取決于小說自身的說服力。小說是對現實生活的提煉,深入到生活的內核,有時就是現實的寓   詳情>>
來源:《朔方》 2010年第09期 作者:溫亞軍
4.沒有象征不寫小說(創作談)
寇揮
<正>我在構思一部小說時,最初出現在我的腦海里的一定是一個具有象征意味的東西。這個東西可以是一個外部環境、一個意象、一個人物或者一個故事。假如這個故事深挖不出象征的東西,我也就不會碰它。這無疑是我受到西方后期象征主義文學的影響所致。這個文學流派的主將詩人居多,像比利時的維爾...   詳情>>
來源:《延安文學》 2014年第01期 作者:寇揮
5.先試著寫令自己滿意的小說(創作談)
湯成難
<正>挺害怕寫創作談的,這些年每年以四至五篇的頻率寫著創作談,仍然沒能積累出一點經驗來。我更喜歡秉燭夜"談"或促膝長"談",在紙上"談"總顯得拘謹甚至語無倫次。此刻我坐在電腦前寫這篇時,在另一座城市里,一個我素未謀面的評論家也在電腦前寫一篇關于我小說的評論,這使人多么惶恐和不安。這些...   詳情>>
來源:《雨花》 2019年第01期 作者:湯成難
6.關于小說的十三條札記(創作談)
盧江良
<正>1練寫小說的這些年里,碰到一些自以為名家的人,總忘不了要告誡你:小說要怎么寫怎么寫。對于那些所謂的"告誡",我當面欣然接受,背后免不了罵"狗屁"。如今想來,我的那種"陽奉陰違",實在是一件好事。如果當初信了他們的"告誡",順著他們的道路"前進",那么今天我就成了他們的影子。   詳情>>
來源:《西湖》 2007年第12期 作者:盧江良
7.我為什么要寫小說和寫什么樣的小說(創作談)
唐詩云
<正>差不多十年前,我從湖北來到浙江,在溫州這樣的一個城市生活、工作和愛情。當然還有學習與寫作。我至今都沒有弄明白自己為什么要去學習寫作。就像我的第一個中篇小說《得一》一樣,我跟編輯老師開玩笑說,大概是采訪作家采訪多了,見慣了下蛋的母雞,自己也想下蛋吧。事實上在溫州的那些時光里...   詳情>>
來源:《西湖》 2017年第01期 作者:唐詩云
8.關于短篇小說、小小說的構思與行文(創作談)
聶鑫森
<正>時至今日,自已也涉筆寫過一些短篇小說、小小說,但如果有人要問我短篇小說究竟為何物,它到底與中、長篇小說的區分在何處,它應該具有哪些獨特的藝術表現規律,我只有瞠目結舌,無言以對,實在是茫然得很。按以往權威的論定,短篇小說的特點全在于一個"短"字,進一步又斷說它的篇幅應該在三萬字...   詳情>>
來源:《創作與評論》 2013年第15期 作者:聶鑫森
第2章 傾聽來自內心世界的回聲導語

小說,代表著一種內心世界的尋找,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它是寫作者自己的內心獨白。很多作者會在寫作的過程中,不停地肯定自己,又否定自己。有些人在轉了一大圈之后,很可能忘了當初為什么要寫,開始變得迷茫,焦躁不安。在寫小說的時候,先別管別人是否喜歡你的文字,明確初心并忠于自己內心的聲音,試著寫出令自己滿意的小說吧。

收起
1.孤獨的靈魂泥巴的心
暗香
作者簡介:暗香,本名尚成敏,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影視編劇。主要作品有長篇小說《悶騷》《瓷惑》等;電視劇《盛宴》《沖出迷霧》等;古詩詞解析《桃花得氣美人中》等;散文集《人生若無香水惑》等。有作品獲國家、省市級獎項。$$ 許多事物的“根”兒,都是兒時種下的。我   詳情>>
來源:《新華書目報》 2015-01-26 作者:暗香
2.對時代的溫情與敬意
盛慧
一部長篇小說,既表達了作者對小說藝術的理解,也體現了他對現實、對時代的態度。謝有順先生在《我看中國文化的現狀和未來》一文中呼喚“寬大、溫暖、并帶著希望的寫作”,在長篇小說《闖廣東》中,處處都滲透著我對時代的溫情與敬意。$$ 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無數人帶著夢   詳情>>
來源:《中國文化報》 2015-12-10 作者:盛慧
3.小說是自己的獨白(創作談)
孟小書
<正>初寫創作談,不知該如何落筆。真正開始創作是在一年多以前。初中時期聯合出版過一套作文選集。可對于一個連作文都寫不好的人來說,這真是有些可笑。我深刻地記得,兒時寫作文是我最頭疼的事情,因為我總是把握不準老   詳情>>
來源:《西湖》 2014年第04期 作者:孟小書
4.生活遠比小說更離奇(創作談)
付芳
<正>我喜歡讀書,更喜歡讀人。我相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哪怕是最平凡的人,如果你深入了解,都會發現意料之外的精彩。關鍵在于,你是否可以找到鑰匙,打開他的心鎖。這把鑰匙,有時候是一種機緣,更多的時候,靠的是你的細心、真心和靜心。自己靜下來了,才可以體會到別人的豐富。很多人讀了我寫...   詳情>>
來源:《星火》 2014年第03期 作者:付芳
5.小說于我是一個迷亂的夢(創作談)
周思雨
<正>《藍尾》是一篇真正意義上的處女作,是我第一次嘗試寫小說,也是第一次作品被公開發表。接到編輯電話時候的心境現在還記得清清楚楚。當時聽著電話那邊介紹說是《星火》雜志的時候,其實就已經知道要發生什么了。但心里不是那種大叫出來的狂喜,反而覺得非常平靜、純粹。我全神貫注聽著,總覺...   詳情>>
來源:《星火》 2017年第01期 作者:周思雨
6.我腦袋里的“幽靈念頭”(創作談)
范墩子
<正>我經常會被一些奇怪的念頭擊中,然后整個人便跟隨著這些恍恍惚惚的念頭一同墜落進現實的泥沼里,它們經過一陣子的發酵后,就會演變為一些破碎但卻格外逼真的畫面。它們迫使我思考背后的意義。眼前的現實和腦袋里的現實比對后,我就會懷疑起我所經見的現實的真實面目。現實究竟是什么?是生長...   詳情>>
來源:《小說林》 2018年第02期 作者:范墩子
7.我喜歡回憶最細微的歷史(創作談)
彭劍斌
<正>a.文學的問題只不過是個人問題而已,也許在一段長得永無止境的短暫時期里,你再也無法解決在某篇文章中提及你還愛著的那個人時所面臨的技術性難題,無論是用第二人稱、第三人稱或是某個約定的昵稱來稱呼那個人,這篇文章注定是失敗的。可能在最初的時候,寫作的確是一種誘惑——在懵懂的年華...   詳情>>
來源:《西湖》 2016年第02期 作者:彭劍斌
8.我骨子里就是個偏好“荒誕”的人 創作談
光盤
<正>很多評論家和讀者都指出我小說的"荒誕性、神秘性"。但我寫作時從沒去思考過荒誕,也沒刻意去探討人內心的隱秘。只是覺得那樣創作很順手,很過癮。從長篇小說《王痞子的欲望》到中篇小說《錯亂》《洞的消失》《達達失蹤》《挖寶》《去吧,羅西》等等,都體現了我個人創作的喜好,也形成了一個...   詳情>>
來源:《滇池》 2018年第03期 作者:光盤
第3章 當我們談寫小說時,我們可以談什么導語

小說可以蘊含無限的可能性,生活中的任何事物、任何想法,都可以變成跟小說相關的素材。那么,當我們談起寫小說的時候,都可以談些什么呢?根據語言的敘述口吻,我們可以談談它的趣味性。根據小說構筑世界的虛實程度,我們可以聊聊它的不確定性。總之,當筆鋒開始轉起來,總會迸發出很多值得去聊的話題。

收起
1.小說的樂趣(創作談)
金甌
<正> 最近幾年,我惟一的進步可能就是發現這世上所有的大大小小的事情歸根到底就是一個經濟問題,大到國際關系,小到吃飯睡覺,無不和錢有關。而這幾年把我搞得最昏頭漲腦的一個問題就是:錢是從哪兒來的? 我知道人類為了物質交換的方便發明了貨幣,也知道央行根據一個基數發行貨幣并根據不   詳情>>
來源:《朔方》 2003年第09期 作者:金甌
2.小說的無限性(創作談)
黃孝陽
<正>小說發現惟有小說才可能發現的。它永遠不會死去,不會被別的藝術手段所取代。它與人類的內心一起成長,一起呼吸。它寫人性,也要抵達神性。這并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向上過   詳情>>
來源:《西湖》 2007年第05期 作者:黃孝陽
3.有些東西和小說有關(創作談)
蘇陽
<正>我喜歡短篇小說,可以愉快地寫但又不必寫得太長,該說的都說了,不拖拉,簡潔,干凈,容易被閱讀。我喜歡寫短篇,寫時我的心里是安靜的,陽光下波光粼粼的湖面一般。   詳情>>
來源:《西湖》 2008年第09期 作者:蘇陽
4.小說與不確定性(創作談)
馬笑泉
<正>對不確定性的呈現并非小說的專利,事實上,這是一切虛構性文學作品———小說、詩歌以及戲劇———的旨趣和魅力所在。不確定性規避了那種總是試圖以一種凝固的看法來代替探詢和叩問的危險傾向,不確定性也消解了探詢和叩問之后那唯一答案的出現———它只是衍生出更多分岔的小徑,導向更多的...   詳情>>
來源:《創作與評論》 2013年第21期 作者:馬笑泉
5.我們離小說有多遠(創作談)
畢非一
<正>看了往期《收獲》上賈樟柯的一個訪談,很喜歡,俗一點講,我開始心里猜測:不知哪個電影人能成為中國電影的良心。從《小武》到《站臺》,我看賈樟柯的電影總聯想到兩點,一點是人,臺灣的大導演,侯孝賢;還有一點是文學,是小說。我無法不把他們進行   詳情>>
來源:《西湖》 2008年第09期 作者:畢非一
6.如何讓小說變得簡單(創作談)
朱山坡
<正>我愿意再一次愉快而自豪地回想起五年前的一個黃昏,也許是夜晚,因為街燈已經照亮了東方書店高高的牌匾。我生活的小縣城的一家民營書店。那時正好是春節,大約是正月初三,大街上張燈結彩,連書店里的人也那么多。在這種美好的時刻,我和余華相遇了。這樣的相遇幾乎可以和二十前在我從沒有離開...   詳情>>
來源:《朔方》 2014年第02期 作者:朱山坡
7.創作談:小說是對“整體”的表達
王青春
<正>二十多年前開始寫小說時,腦子里洶涌澎湃的盡是小說作法之類的經典名句,可隨著寫作的深入,那些名言竟被漸漸地淡忘了,現在讓我背幾段出來還真不容易。這是不是說作小說與小說作法并不相干,或者說我已經自覺不自覺地掌握了那些作法反而不覺得其存在了呢?仔細想還是不能確定,總之越是想說清...   詳情>>
來源:《延安文學》 2012年第02期 作者:王青春
8.一些奇奇怪怪的瑣事俗事,能否成為小說(創作談)
白遠志
<正>我家九十多歲的老鄰居前幾日突然覺得不適。但不適的原因卻并非生了要死的病,而是突然間噩夢連連,神志不清地轟趕屋頂墻壁地上炕上的貓雞豬狗羊,并說些別人聽不懂的話。這些動物們就賴著不走,一眼不眨地瞪著他看,看得他心里直發毛,好像原本跟他很熟悉似的。他的行為,立刻驚動了遠處近處的...   詳情>>
來源:《朔方》 2017年第04期 作者:白遠志
第4章 用想象力連接平行世界的千萬種可能導語

寫小說,不是單靠埋頭苦寫就可以了。思維處于停滯期的時候,你需要尋找一種和平行世界建立關聯的載體。如果創作者沒辦法在腦海中看到另一個平行世界的生活景象,是很難繼續寫下去的。從不同的視角看,小說可以擁有萬種形態,它可以是風,是雨,也可以是樹,是禮盒……而寫作者想象力,是打開那個世界的通關密語。

收起
1.在小說里相逢(創作談)
牛紅麗
<正>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我偶然發現了父親床下的一只小木箱,好奇地打開,是整整一箱子破書。我抑制住砰砰的心跳,摸摸那些書,重新把搭扣扣好,裝著什么也沒發現的樣子。再到周末,父親回鄉下幫母親干農活,我就尋找借口拒絕與他同行。父親一走,我忙不迭打開木箱,捧出書,坐在地上讀起來。由于害怕父...   詳情>>
來源:《山花》 2014年第22期 作者:牛紅麗
2.小說的禮盒(創作談)
許仙
<正>從散文創作轉向小說寫作也有六七年了,感觸最深的,就是至今還不能夠寫出理想中的小說。凡是我寫出來的小說,都不是最初在我腦海里的樣子。它們不是變形了,就是丟失了我寫它們的初衷。這注定我是一個悲觀的理想主義者。   詳情>>
來源:《西湖》 2008年第12期 作者:許仙
3.小說是一棵樹(創作談)
王保忠
<正>在《艷陽天》里,我講述了艷陽、艷天兄弟以及他們的老父親的故事,兄弟倆的名字組合起來構成的題目給人一種溫暖透明的感覺,而小說所呈現的現實卻恰恰與此相反,是一種黑色的讓人壓抑的氛圍。或者說,故事黑色的氛圍與題目形成了鮮明的對照。整個故事就在這樣的氛圍里進行。甚至也可以說,這是...   詳情>>
來源:《星火》 2014年第05期 作者:王保忠
4.莊稼地長出來的小說(創作談)
曹多勇
一個作家的寫作,實際上就是寫自己的成長過程與人生經驗,或者說是受自己成長經歷與人生經驗左右著。我的家鄉是一個名叫大河灣的村莊。我出生于斯,成長于斯,現在我居住的市中心距離老家也只有四十華里的路程。因此,我筆下的小說多是在大河灣這塊土地上一點一點伸展開來的。它就   詳情>>
來源:《紅豆》 2006年第23期 作者:曹多勇
5.小說是一個自主的世界 創作談
十八須
<正>《無處為家》是我在電腦上敲出的第一篇真正意義上的短篇小說。寫出這小說之前,我主要寫詩歌和散文。雖然平時的閱讀中沒少看小說,卻從來沒想過自己寫。或者說,沒有勇氣寫。我是一個超級缺乏自信的人。寫詩歌還能憑借突然而來的靈感,一氣呵成(我寫的都是短詩),小說我不知道如何寫。寫   詳情>>
來源:《滇池》 2019年第03期 作者:十八須
6.我聽說海水曾經被分開(創作談)
大頭馬
<正>對小說如果你有耐心看到了最后仍懷揣疑惑,這將是最接近真相的創作談。我曾見過人類難以置信的景象。在我跌入萬丈無窮的虛無,舉目皆是黑暗,伸手只能探盡無窮。我跋山涉水遠赴世界的盡頭,希望可以因此獲救。體驗最為極致的迷幻,希望可以看見終點的答案。我看見純白色毫無人跡的大地上冉冉...   詳情>>
來源:《西湖》 2018年第09期 作者:大頭馬
7.小說是從大地長出的白日夢(創作談)
裴指海
<正>先說《李雷和韓梅梅》。李雷和韓梅梅是90年代初中英語課本里的兩個人物。他們應該是很單純的少男少女。畫家筆下的韓梅梅一直是齊耳短發,一臉嚴肅,除了校服外,沒見過她穿其他衣服,甚至領口上的扣子也從沒打開過。他們火起來以后,網友用福爾摩斯的目光檢   詳情>>
來源:《山花》 2012年第04期 作者:裴指海
價格:¥16.00

書評

0/400
提交
以下書評由主編篩選后顯示
最新 最熱 共0條書評

分享本書到朋友圈

一级做人爱c视频正版免费APP_2019国产全部视频